酷狗音乐

《瞭望新闻周刊》邵明安:情系黄土矢志报国

《瞭望新闻周刊》 2018年9月29日

《瞭望新闻周刊》邵明安:情系黄土矢志报国


邵明安(左)在甘肃临泽开展野外调查时打土钻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供图

  他生长在南方的鱼米之乡,却在西北旱塬默默耕耘了36年。为研究水分在干旱半干旱土壤中的运动轨迹,他常年与荒山野岭为伴,为黄土高原生态恢复做出了杰出贡献。他就是邵明安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研究员。如同黄土高原上生长的植被一般,年逾花甲的邵明安将科学报国、严谨治学和无私奉献的精神,播撒给了众多后学。

  “我最大的爱好就是与土壤打交道”

  上世纪80年代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(以下简称“西农大水保所”)工作过的人,几乎都对邵明安搭建在温室内的数个大型“土柱”印象深刻:为精确测量小麦根系在不同供水条件下的生长状况,邵明安放着研究生宿舍不住,在温室里一住就是一年多。有一次,为避免下雨时水分渗入影响实验数据准确性,他在将遮雨棚推到实验土柱上时不慎触电,差点危及生命。

  “有人说邵明安是个‘疯子’,明明很容易拿到硕士文凭,他非要‘舍近求远’。但我觉得,他是一个做任何事都力求完美的人。”邵明安的同事刘文兆研究员回忆说,邵明安用简单的设备、新颖的方式解决了大量科学问题,在读研期间就发表了8篇论文,其中一篇被SCI收录,一篇名为《植物根系的吸水数学模拟》的论文发表在国内顶级学术期刊《土壤学报》上。

邵明安出身农村,年少时缺衣少食的经历让他终身难忘。这也促使他立志用科学改变农业的现状。1982年,从湖南师范大学物理学专业毕业后,他毅然报考了位于西北的西农大水保所土壤物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。

  尽管一腔热血,但彼时大西北艰苦的条件依然让邵明安深受震动:火车沿陇海线一路向西,越走越荒凉。“从三门峡开始,满眼都是黄色,我甚至有些后悔了。”邵明安回忆说。当时的杨凌,名为“农科城”,实为“农科乡”,仅为武功县下辖的一个小镇,因生活条件太差,每年都有大量科研人员“孔雀东南飞”。

  但这个从南方来的“凤凰”却留了下来。初到陕西,邵明安听不懂当地方言,一些时候甚至只能用英语单词与师生交流。凭借本科期间打下的良好英语基础,他一边踩着黄土地,一边紧紧跟随国际科学前沿的步伐,一扎根就是36年。

  针对西北旱区的特点,邵明安拓展了土壤干层的相关研究:即黄土高原地区的土层中,有雨水和地下水均难以补给到的区域,如果种植的植物耗水量过大,可能该区域会随着植物根系的不断生长而扩大面积,最终不仅会制约植物本身的生长状况,还会对临近植物以及后续在附近栽种植物的生长产生制约影响。

  多年来,邵明安通过对黄土高原植物与水分关系实验获得的大量数据,终于研究出根据土壤水分的再分布过程推求土壤导水参数的新方法,有效解决了长期困扰该领域相关参数的准确性和实用性问题。因成果卓越,他曾获中国科协“青年科技奖”,其研究成果也得到了国际土壤物理学界的肯定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中央领导人到西农大水保所考察后,将原来的“退耕还林”政策调整为“退耕还林还草”。几字之别,对于完善西北地区生态恢复政策意义重大。邵明安说,看到曾经风蚀、水蚀都很严重的陕北变得郁郁葱葱,他感到特别欣慰。

  “科学家有祖国”

  扎根西北36年,邵明安并非没有离开黄土地的机会。1992年11月,他作为访问学者被公派到美国开展合作研究,其间转而攻读学位。他仅用2年9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通常需要五六年才能取得的博士学位,受到导师的高度赞赏。

  但他婉拒了导师邀请他留美的好意,下定了回国的决心。毕业答辩一结束,邵明安就乘机飞回国内,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。

  “科学没有国界,但科学家有祖国。”谈及回国原因,邵明安坦承,在美读博期间,赴美参会的时任中科院院长周光召曾找他谈心,希望他“回到黄土高原去,为西北地区服务,那里大有可为”。邵明安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周光召的恳切叮嘱。他常说,人要懂得知恩图报,自己能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中科院院士,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培养。